文化 > 历史 >
西班牙立宪志
2018-01-02 21:13 作者:陈夏红 来源:法治周末

1.png

1978年西班牙发行的宪法通过纪念邮票。 资料图

陈夏红

这是2018年的第一篇“方寸正义”专栏。笔者想接着去年的余绪,把西班牙转型历程讲完。

1977年6月15日,后佛朗哥时代一场开天辟地的民主选举在西班牙成功举行,最终的投票结果,也准确地展示了民心向背,以时任首相苏亚雷斯为核心的中央民盟及社会党大获全胜,西班牙民心坚定地站在中间路线一边。

这为西班牙社会带来前所未有的乐观情绪,据说每5个西班牙人中,必定有4个自诩为温和派。普雷斯顿评价道:“几十年来,佛朗哥及其宠臣总是告诉公众,他们没有能力民主地管理自己;现在大部分西班牙人为他们扭转局势的方式而骄傲。”

“新民主难题”,同样笼罩着西班牙:军权依旧掌握在佛朗哥分子手中,军事政变的可能性并未消除;埃塔组织的恐怖主义活动此起彼伏,并未烟消云散;经济发展脱离了集权的推动,也是一盘散沙。这些问题如果解决不了,公众对西班牙新民主的热情,很快就会消散。

上述诸多问题中,最紧要的当属巴斯克地区分裂力量发起的此起彼伏的恐怖袭击。公众善良地希望埃塔暴力能够在新民主时刻终结,但那不过是一厢情愿。巴斯克地区对中央政府的怨恨,在佛朗哥时代便已天怒人怨,好不容易盼到佛朗哥寿终正寝,他们当然认为迎来扬眉吐气的时刻。中央政府也不得不小心翼翼地在不刺激军队的前提下,拿出更多的政策,安抚巴斯克地区的人民。早在1977年6月15日选举前,苏亚雷斯即在5月20日发布停火号召,同时宣布全面大赦。

但苏亚雷斯的善意只得到“巴斯克左翼”的积极回应,后者亦如愿在议会选举中获得象征性的席位。但“埃塔-政治军事”“埃塔-军事”等极端势力,仍然认为中央政府的善意不够,甚至他们不希望中央政府有所让步和妥协。他们继续行动,绑架当地实业家,示威大游行亦如火如荼。巴斯克地区的极端分子最终目标是建立独立的革命政权,他们并不希望看到中央政府让步与妥协,中央的血腥镇压才会让他们最大限度地获得地方民众的支持。

政府固然表面上与军方、警方站在一起,但实际上离心离德:在分裂力量的刺激下,本来就习惯于暴力制裁的警方,任何反制举措,都会被视为是血腥镇压,只会使得复杂的形势更为雪上加霜;而军方、警方早已不满于中央政府的温和与善良,对此虎视眈眈。在暴力面前,苏亚雷斯的善意显得极为孱弱。能否四两拔千斤,只在此一举!

1977年6月底,来自加泰罗尼亚地区的代表来到马德里,与中央政府展开谈判。最终的谈判结果,中央政府允许加泰罗尼亚获得1932年《自治法案》时所拥有的自治权,而加泰罗尼亚亦将保证忠于君主制,维持西班牙的统一,尊重西班牙军队。

在经济问题方面,苏亚雷斯也在小心翼翼地推动改革。1977年10月,西班牙各政党两度集会,最终签署了《蒙克洛亚协议》,在共同应对恐怖主义、通货膨胀、失业、贸易逆差方面取得了重要共识:由于通货膨胀极度严重,左派接受了20%左右的工资上涨上限,中央通过一系列货币政策,限制信贷和公共开支;政府方面也作出重大承诺,比如加速农业和税收系统革新,重组警察力量,承诺归还内战后被佛朗哥没收的工会建筑物、报纸和资金等。

随着这些举措的推行,西班牙通货膨胀率下降明显,但失业率却大幅度提高,货币政策也引发了破产与工厂倒闭的浪潮……在经济问题面前,苏亚雷斯政府显得经验不足,捉襟见肘。

《蒙克洛亚协议》还有一个重要成果,即其“宪法条约”:该约定要求各党派之间实现政治停火,按照社会契约的精神起草新宪法。同样需要改革和开放的西班牙,亟待一部新宪法,巩固改革的成果,同时推动进一步改革!

1977年8月,议会宪法委员会成立了由7位议员组成的各党派宪法起草委员会。这个委员会以极大的妥协和合作精神展开工作,在11月中拿出了后佛朗哥时代第一份西班牙宪法草案。到1978年年初,修订后的宪法草案,被提交给议会宪法委员会。

从当时宪法草案及相关争议来看,各方争议最大的问题体现在堕胎权、地方自治、私立教育、死刑等问题上、分歧不算小,但在埃米利奥·阿塔尔德的精心主持下,西班牙新宪法的起草工作看上去顺风顺水,指日可待。阿塔尔德痴迷于宪法起草,他的大名也成为媒体热词。宪法起草委员会的成员,甚至被媒体昵称为“阿塔尔德式傻瓜”,——据说这是个西班牙语中的双关语,也意味着“像阿塔尔德一样疯狂”。

然而,宪法起草就在最没有风险的时候,一度出现了危机。1978年5月之前,中央民主联盟和西班牙工人社会党已经私下就宪法中的部分条款达成了一致。由于绝大部分共识都是午夜时分的私人公寓或者马德里街头的餐厅里达成,说其是“秘密交易”并不为过。

“秘密交易”的存在,原本可以促进更广泛层面共识的达成,但被人民联盟和巴斯克民族主义党双双视为对宪法起草委员会的背叛,他们也一怒之下,宣布退出了委员会。好在阿塔尔德等的艰难努力,人民联盟稍晚点回到宪法起草委员会,但巴斯克民族主义党却未再回来。1978年6月20日,议会宪法委员会结束了对宪法草案的审议,形成草案定稿,随之提交给上议院、下议院全体讨论。

1978年10月31日,西班牙新宪法获得正式通过,西班牙迎来宪政时刻。

责任编辑:孟伟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