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界规则 > 互联网 >
蛙宝网网站无法打开 投资者梦碎
2018-01-09 21:33 作者:法治周末记者 平影影 来源:法治周末

1.png

蛙宝网【签到收益】网页截图。资料图


原题:钱宝网“爆雷”波及同类型网站

蛙宝网网站无法打开 投资者梦碎

 

专家认为,蛙宝网表面上看是平台与游戏厂商合作,用户通过领取游戏任务赚取推广费的模式,但实际上这只是一个幌子,平台给用户高额的收益只可能来自后期加入者的本金

 

法治周末记者 平影影

“网站在2017年12月28日和2017年12月29日短时间内出现了大量的VIP客户提现挤兑现象……自2018月1月3日开始,我公司以实际收到的客户投资本金为基数,客户可以按照实际本金的10%向网站发起提现申请,公司每月会安排一次打款……”

2017年12月30日,当钱宝网“炸雷”之后,跟钱宝网模式有诸多相似之处的蛙宝网出现了客户提现挤兑的情况。蛙宝网在官网上紧急发布了上述这则公告,但公告内容不仅没有安抚到投资者,反而像是一张“病危通知书”,将投资者推入了恐慌的深渊。

一周之后,蛙宝网无法打开,诸多投资者梦碎一地。

 

用户:信用卡欠下几十万

 

官网显示,蛙宝网隶属于江苏维纳达软件技术有限公司。查询工商资料发现,蛙宝网成立于2013年3月,注册资本3000万元,股东为深圳维纳达科技文化有限公司(持股70%)、孙文(持股30%);前者成立于2015年5月,注册资本5000万元,孙文持股55%。

“最担心的事情最终还是发生了。”2017年12月26日,南京钱宝网张小雷投案自首(1月4日,《法治周末》曾以《钱宝网坍塌后的众生相》为题进行了报道),蛙宝网的投资者李天(化名)看到新闻报道后,内心有些许不安。他知道钱宝网,也曾研究过钱宝网的模式,清楚蛙宝网跟其模式非常相似,都是通过“领任务“获取高额收益,但他仍有一些侥幸心理,“蛙宝网应该不至于吧”。

经过一夜思考,李天还是决定于12月27日把蛙宝网账户里的89万元提出来,但等了一天,提现都没有成功。这是他投资蛙宝网三年来第一次出现提现不到账的情况,接着他在蛙宝网官方QQ群中看到,多位投资者遇到了同样的情况,他立刻明白过来,蛙宝网出事了!

“怎么办?”李天大脑一片空白,“它模式跟钱宝网一样,出事也就是这几天了,我只想把本金拿出来,那都是从信用卡里套的钱啊。”

12月30日,蛙宝网在官网上公布了上述公告,单方面宣布清盘,称以每月10%的比例返还投资者本金,并于2018年1月2日开始执行。

李天和一众投资者们在焦虑中度过了元旦假期,但到了2018年1月2日当天,投资者发现蛙宝网仅仅更改了部分网站程序,提现、返还本金等并没有实际进展。没有人再抱有侥幸心理,各个维权群、报案群开始组建,投资者彼此间传达着关于报案、公司领导动向等信息。

有个2000人的报案QQ群,在组建不到两天后就已经满员,恐慌的情绪蔓延到所有投资者。新群不断建立,有的投资者不断寻找并加入新群,以期尽可能多地搜寻蛙宝网的信息。

1月6日,蛙宝网彻底打不开,平台的领导、工作人员在官方群中也集体“消失”,无论投资者怎么询问,没有人再回应一句。

李天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自己信用卡欠下的20多万元,“目前我平台账户里总共有89万元,其中只有35万元是我的本金,其他都是这三年来在平台投资所获取的各种收益。”李天向法治周末记者说起自己的投资情况,不时发出苦笑和叹气声,“就因为贪图平台的高收益,所以不断投钱,没钱就从信用卡上套现,现在好了,连本金带收益什么都没了。”

法治周末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跟李天一样从信用卡借钱投资的投资者数量非常多,他们欠下的信用卡债务普遍都在十万元以上,平日里靠平台收益去还账;也有不少人把全部身家都投入到平台中的;更有甚者,在钱宝网和蛙宝网上都投了钱,如今生活举步维艰。

南京的王鹏(化名)告诉法治周末记者,自己投入的本金就有70多万元,但还没来得及去平台账户里截图留证,网站就打不开了,如今自己想报案,都没办法证明平台账户里的真实情况。

 

平台:多种收益渠道 89万元一月收益可达6万元

 

法治周末记者1月3日到5日期间,数次打开蛙宝网网站,均能正常访问。其网站上给出的公司联系方式只有微博和微信公众号两种,法治周末记者在其给出的微博和微信公众号下留言,提出采访需求,截至发稿均无回应。

记者从多位蛙宝网投资者处了解到,蛙宝网宣称用户可通过做游戏任务、签到等赚取收益,大致流程为:先注册成为平台用户、向注册账户里充值资金、领取任务、获取任务收益和签到收益。

根据蛙宝网规则,用户向平台账户中充值资金后,1元钱等值于平台上的1个纳币。在蛙宝网首页,记者看到3个期限均为30天,任务收益分别是17纳币、170纳币、1700纳币,对应需缴纳押金1000纳币、10000纳币、100000纳币;也就是说,缴纳1万元押金,30天后,能获得170元收益。

除了任务收益外,投资者的签到收益也非常可观,根据蛙宝网的规则,总资产≤3万纳币,签到获得奖励基数为0.0433%,总资产≥120万纳币,获得奖励基数为0.124%。

法治周末记者粗略计算,如果领取了期限30天的1万元任务,30天的任务收益为170元,30天的签到收益为129元,30天总收益为299元,综合年化高达35.88%。

对于上述模式及收益情况,李天向法治周末记者进行了确认,他还补充道,除了任务收益和签到收益外,投资者还会收到浮动收益。

谈及平台上展示的游戏任务,李天直言这根本跟游戏、做任务等没有任何关系。

“所谓领取任务,其实就相当于花钱买个理财产品。每个游戏任务的押金、时长、任务收益其实就是购买理财产品的本金、期限、收益。”李天记得很清楚,自己2015年刚在蛙宝网上投资时,只敢选择1万元的游戏任务,之后被高收益吸引,开始投入越来越多的本金,不仅如此,他还把获得的收益也全部投入进去。

李天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到2017年,自己投入的本金总共有35万元,但账户里加上这几年的收益总共的资金达89万元,这还不包括期间提现出去还信用卡的钱。

“当我账户资金达到89万元时,我每个月的各项收益显示能拿到6万元,其中每天的签到收益就有1400元。”李天说,正是因为这种高得离谱的收益,自己才会不惜套现信用卡投资,“人性中都有贪婪的一面,蛙宝就是抓住了这一点,所以才会造成现在的局面。”

 

专家:做任务只是幌子 疑似庞氏骗局

 

网贷天眼一位分析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介绍,蛙宝网的做任务与钱宝网的看广告一样,都只是吸收资金的幌子,其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用高息吸引用户充值,让更多的人进来。这样造成的结果就是,蛙宝平台沉淀的资金越来越多。而其规则设计的高明之处在于,一旦投资者账户有更多的钱,首先想到的不是取出,而是放在里面赚取更多的收益。

该分析师认为,如此巨大的资金池,在资金没有具体投资方向的情况下,每天却要支付投资者超高的利息,可以肯定的是,这就是一场旁氏骗局。

“蛙宝网的模式就是典型的庞氏骗局。它表面上看是平台与游戏厂商合作,用户通过领取游戏任务赚取推广费的模式,但实际上这只是一个幌子。在没有任何商业模式的前提下,蛙宝网根本无法创造价值、产生利润,平台给用户高额的收益来自哪里?只可能来自后期加入者的本金。”中国政法大学资本金融研究院副院长武长海告诉法治周末记者,这种以新补旧的模式,就是典型的庞氏骗局,涉嫌非法集资。

武长海表示,跟钱宝网一样,蛙宝网之所以能存在这么长时间而没有出事,跟用户每天都能看得到高额收益有直接关系,“这些平台给出的高额收益诱惑力实在是太大了,新用户不断加入,老用户不断加大投入本金;并且新老用户都不会轻易提现,因为账户里只要有钱,就意味着每天都有高额的签到收益,提现一天就意味着损失很多钱。平台的设计完全抓住了用户的弱点。”武长海说。

此外,武长海表示,在判断这类貌似正常的商业活动是否属于骗局或者涉嫌传销,监管部门在认定上也存在一定的困难。

“它是带有金融性质的商业活动,具有一定的复杂性,金融监管部门还有地方工商管理部门都不好轻易对其作出判断,因为没有直接的依据;不仅如此,这类平台往往还会做一些慈善捐助等社会活动,以期迷惑众人。”武长海表示,上述因素都是这类平台存活的土壤。

武长海表示,要想从根本上改变这种现状,需从两方面入手,首先,应当对正常的商业活动设立商业规则,如此一来,相关部门在执法时才能从根本上做到有法可依;其次,要加大对投资者的教育,“即使钱宝网、蛙宝网都崩盘了,这类平台的模式是非常容易复制的,平台的创立者甚至受害者,可能都会另起炉灶,继续使用同样的手段来骗人。如果不加强风险教育,其他投资者可能会继续上当受骗”。

责任编辑:孟伟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