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纪事 >
麦田回荡提琴声
2018-01-30 21:41 作者:法治周末记者 张舒 来源:法治周末

1.png

孩子们在学小提琴。 受访者供图

法治周末记者 张舒

安安(化名)从箱子里取出长笛放在嘴边,和着教室里单簧管、小提琴的演奏练习声,不断变换着手指,一连串音符流泻而出。

白洋淀冬月的早晨静谧、冷清,长笛清亮的声音远远飘出教学楼,在楼后大片空旷的田野地里回荡。

田里新一茬的小麦刚刚钻出地面,还未显示出生命力,荷花早已凋谢,芦苇也收割完毕,一行行根茬挂着薄霜,把芦苇荡衬得白茫茫一片。

几位悠闲的村民坐在村口的小卖店里打牌,随口谈论的除了庄稼收成、打工收入,更多的是谁家的孩子学了什么乐器,画了什么画。

这些孩子“学艺”的地方,就在安安所在的端村学校里。

端村,是河北安新县12个乡镇之一。

2013年起,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的创始人李风联合了一批艺术教育工作者,在这个地处白洋淀北岸的小乡村里建立首个艺术实验学校——端村学校,通过公益艺术支教的方式试点乡村艺术教育。

五年来,来自北京、保定的老师和志愿者像候鸟一样两地奔波,在每个周末为村里的女孩免费教授艺术相关课程。

“我们在端村进行的是全科艺术教育实验,包括美术、戏剧、管弦乐、合唱、芭蕾、体育舞蹈等等。”1月26日,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李风介绍道,他的梦想是有一天,全中国的乡村孩子能够接受到艺术教育。“艺术教育道路漫长,有很多困难,但什么能让我们坚持到今天?实就是艺术本身的力量。”

 

候鸟课堂:来回一次就要10个小时

 

周六上午,端村学校的教学楼、科技楼、操场旁的几间大教室里,课程被排得满满当当。

韩子鸣走下讲台,时不时调整一下分散而坐的几个学生持琴的姿势。刚刚二十出头的年纪,已带出了几分为人师表的严肃劲儿。

教室里学生不多,只有5个,韩子鸣负责教授他们中提琴。

托琴,按弦,运弓……孩子们练得安静而专注,韩子鸣看在眼里,微微扬起了嘴角。

这节课,她的主要任务是带着学生复习已经学过的乐理知识,“主要是艺术课考试快到了,我希望他们都能考得好一点。”

作为中央音乐学院大二的学生,韩子鸣不算是端村学校里“资历”最老的志愿者。

但自从一年前,从导师口中得知了学校艺术课堂的存在后,每周六往返于相距166公里的北京和端村,已经成为这个年轻姑娘雷打不动的安排。

六点半起床,七点半和其他志愿者一起乘车从复兴门出发,驱车两个半小时,10点赶到学校。一天4个小时的课程结束后,再赶回北京,顺利的话5点多可以回到宿舍。

来回一次就是10个小时,韩子鸣并不觉得折腾,她享受每周的端村行,连每年寒暑假的学校集训,都没有落下。

“能来的时间有限,我们谁都不想缺席。”韩子鸣说,和她同行的几个志愿者中,最久的,已经坚持了4年。

这些志愿者大多是年轻面孔,平时在北京各大学里学习自己的专业课程,只能利用双休日和放假时间,来村里教书。

偶尔也有例外,比如62岁的尹大群老师。

2013年学校成立之初,他还在保定的一家艺术学校工作,每个周末来这里教孩子们长笛、单簧管、双簧管课程。

去年8月退休之后,尹大群安心地把家搬到了端村,每天扎根在学校里,给孩子上课。

除了周末的集中教学外,他平日里还会花费大量时间指导学生在课余时间练习,“还有就是备课、改改乐谱”。

在尹大群看来,退休了还能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是难能可贵的。“尤其是可以和这些孩子在一起,一点一点地教他们打开一扇新的大门,这种感觉特别好。”

如今,在端村学校现有的600多名学生中,有超过100多个孩子选择了自己喜欢的艺术课。

“最明显的变化就是,不管男孩女孩,谈吐气质都更好了,学乐器之后,想象力也变丰富了。”在学习长笛之前,安安妈妈从来不曾想过,女儿从小就干惯了农活的手,有一天可以按在长笛明亮的笛身之上。

 

文明孤岛:“几乎没有一个孩子会唱歌”

 

端村学校的艺术教育始于2013年。

这一年,李风创办了以艺术教育普及和推广为使命的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试点首站,就选在了端村。

端村,是李风的半个老家。

80年前,李风的祖辈从这里离开,沿太行山抵达延安,投身革命。提起端村的李氏家族,更为人所知的是李风的二哥,中国投资界的教父级人物,曾在中金公司出任副总裁。

年轻时,家里经济条件良好,无后顾之忧的李风曾花费数年时间,辗转求学于日本、美国。

归国后,他长期从事股权投资业务,先后出任香港、内地数家上市或非上市公司高管及董事会成员,还曾担任深圳万科集团董事。

2009年,还是“生意人”的李风在几次“回乡探亲”中发现,端村是个典型的经济发展水平中等的北方乡村。“大多数家庭不说有多富裕,但至少大多数在物质生活上没有太多困难,这样的情况比较普遍。”

然而,这里的孩子们对艺术的认知状况却让他吃惊。“我发现村里几乎没有一个孩子会唱歌,他们唯一知道的就只有国歌……”    “艺术教育在端村的普及率这么低,是我没想到的,绝大多数孩子都没有接触艺术教育的条件和机会。”李风下决心改变这一切。

于是,他找到了同是端村后人的台湾世界贸易中心董事长王志刚,两人共出资3000万元人民币,在家乡建设了“端村学校”,将原有的3所老旧小学合并,立志推广乡村艺术教育。

最初,身边有不少朋友无法理解他的选择。

“他们可能觉得农村孩子更需要物质帮扶,给他们钱、学习用品、玩具、衣服可能更实际一些。”但李风将这些疑问的产生归结到人们对艺术认识的偏差上,艺术并不是阳春白雪,物质对于当下中国的很多乡村也并不是最关键的问题。

他喜欢拿修女特蕾莎的话自勉,“对于贫困中的人们,最主要的问题其实不是物质条件,而是他们在精神上看不到希望,没有自信。”

往后的几年时间里,他经常往返于端村与北京之间进行调研。

时间久了,他发现,正是因为中国人对艺术的重视不够,所以对创造性劳动的重视也就不够。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整个社会还没形成艺术氛围。”李风表示,当乡村的孩子接触艺术多了,就会对艺术有种认可、尊重,“而艺术,除了能够提升人类的审美水平之外,在生产力和科技的发展上也扮演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学校成为村里最高规格建筑

 

4年后,学校落成,李风正式在这所学校开始了他的艺术实验。

这所占地30亩的小学,是村里最高规格的建筑,设施配备完全不亚于北京的重点学校。

在端村学校的建成仪式上,十几个芭蕾班的孩子表演了舞蹈《清清荷风》。

村民刘秋菊在校园的栏杆外看到表演,“太美了,美到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刘秋菊说,孩子们优雅地挥动荷叶,让她想起童年在白洋淀里下水摸鱼、游泳的无忧时光。

此后,每个周末,李风都会派一辆中巴车把中央音乐学院、北京舞蹈学院、北京师范大学等多所大学的学生志愿者拉到这里教课。

村里人也慢慢适应了一群小女孩儿穿着粉色的芭蕾舞裙穿过田埂的身影,和邻居家的孩子拉着尚不成调的小提琴的“杂音”。

作为忠实的艺术爱好者,李风认为,艺术对于教育,从不是可有可无的。“就像你给孩子补钙补蛋白,有的东西缺了,长大了就很难补回来。”

游历委内瑞拉时,他曾听说过当地这样一个故事。委内瑞拉有一位教育工作者艾伯鲁,他在上世纪70年代发起了一场社会改革的运动——系统教育。

“他把贫民窟的孩子组织起来,为他们创办学校,教给他们音乐,让他们有生活上的希望,有精神上的追求,从而摆脱毒品和犯罪。”李风解释道,几十年下来,委内瑞拉这个人口不到3000万的国家,已经有几百家少年交响乐团,有几百家青少年交响乐团,还有几百所这样的音乐学校。”

艾伯鲁的故事给了李风莫大的鼓舞。

在他的乡村艺术教育理念中,把艺术当成系统来培育也成为了非常重要的一环。

“艺术不单单只是审美。”李风希望通过他的实践,让大家认识、接受艺术更深层的作用定义,“培养孩子对爱和美的感知,理解艺术形式上的完美、内容上的伟大,更从歌颂美好、正义、善良优秀作品中,获取面对积极人生的力量,用艺术的力量克服贫困,无论是精神还是物质。”

 

艺术有力量:看到了希望

 

而端村的艺术教育试点给孩子们带来的改变也论证了李风的艺术理念。

“那些原本见到生人都不敢说话的孩子,现在会跳芭蕾了,可以演奏管弦乐了,他们知道贝多芬,知道莫奈,可以毫不怯场地表演弦乐四重奏,可以给爱乐乐团国家级的音乐家们吹圆号。”李风表示。

2015年9月12日,国家大剧院上演的“中央歌剧院纪念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专场音乐会”上,荷风“白洋淀荷声合唱团”受邀参演《金陵祭》第四首曲目《月光》。

美国作家埃米·扬曾也将《大脚丫跳芭蕾》的中文首发式放在端村。

在李风看来,这些开创历史的时刻,正是推广乡村儿童艺术教育意义的有力证明。

如今,像端村学校一样的全科艺术教育乡村试验校,李风已经先后在河北、北京、江苏建立了7所,“艺术有力量”,这句话被印在了孩子们艺术课的听课证上。

甚至在孩子们的带动下,端村的村民们听过了《胡桃夹子》、知道管弦乐队的基本配置,没事还会带孩子们去田野里写生。人们相互之间串门也已不再局限于谈论吃吃喝喝、红白喜事,反而会交流舞蹈,探讨艺术。

“还有一个男孩,拉大提琴,一家四代,每次都是先听他拉段大提琴,才开始他们全家的晚餐。”李风说,他看到了希望。

芭蕾女孩珠珠的妈妈冯雪京也看到了希望。

她的微信朋友圈,记录了女儿学习舞蹈以来的点滴。“跳好芭蕾舞,将来可以考到省里的学校,不用再像我们一样,进城打工。”

为了提前给女儿攒出跳舞的学费,她每天凌晨4点便要起床,备好一天的饺子皮和肉馅,白天珠珠上课,她就在店里张罗,晚上回家,再陪女儿练舞。

冯雪京从没觉得累得慌,对她而言,“每天看珠珠跳舞,是这一天的盼头”。

责任编辑:孟伟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