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时评 >
反性骚扰运动: 摧毁了权力关系的长相
2018-02-12 19:20 作者:法治周末特约撰稿 刘星 来源:法治周末

微信截图_20180212192133.png

全球多个城市的女性在20171125日的“国际终结对妇女施暴日”走上街头。资料图

 

这场声势浩大的全球反性骚扰运动中,人们看到,暴露问题、正视问题,才能让解决问题成为可能,进而推动社会进步

 

法治周末特约撰稿 刘星

26日,美国众议院以口头表决的方式通过一项反性骚扰的改革法案,舆论普遍认为这是美国国会对“#MeToo(我也是)运动的明确回应。接下来,该法案将交由参议院讨论决定。

根据新法案,被指控性骚扰的议员如与人达成和解,必须在90天内将费用还给美国财政部,否则将被扣发工资,如果还不够,那么他的退休金和社保金也可能被扣。此外,负责处理相关职场争端的国会合规办公室将必须每6个月在网上公开相关和解案以及牵涉其中的议员办公室等详情。

 

好莱坞女星揭竿而起

 

2017105日,《纽约时报》曝出好莱坞王牌制作人哈维·温斯坦涉嫌性侵、性骚扰数十名女性,包括女星安吉丽娜·茱莉及温妮丝·帕特罗均出面指控他。

在哈维·温斯坦性侵事件爆发后,女星艾莉莎·米兰诺于20171016日发推文:“我也是。朋友建议说,若所有曾遭受性骚扰或性侵的女性都写出‘我也是’,我们就能让大家知道,这问题的严重性有多大。”

在好莱坞大亨性侵案闹得满城风雨时,奥斯卡奖影后瑞茜·威瑟斯彭再添一把火。20171017日,她出席致敬好莱坞女性活动发言时,回忆起刚入行时遭导演与制片性侵。

瑞茜·威瑟斯彭自曝曾遭到性侵,而且不是一次,伸出狼爪的是一名导演,“我真的很痛恨在我16岁时性侵我的导演,也对经纪人与制片感到愤怒,他们让我觉得保持沉默是保住饭碗的条件。”

这位奥斯卡奖影后还坦言:“我亲身遭遇过的经历,至今仍历历在目,让我难以入睡、思考与沟通。好多情绪困扰着我,我曾感到焦虑、觉得需要坦白,没有尽早说出口或采取行动,也让我有罪恶感。”她还表示,“过去这几天听到这些故事后……让我有勇气将事情说出口,且大声说出来。”

明星的示范效应引发巨大反响,没想到短短几天内,数百万名不分男女的网友响应艾莉莎·米兰诺发起的“#MeToo”活动,并通过等社群网站分享自己遭遇性侵或性骚扰的故事,其中不乏各界名人。

去年1018日,美国2012年奥运会体操金牌得主麦凯拉·马罗尼公开坦诚自己曾被担任美国女子体操队队医20年的拉里·纳萨尔性侵,成为公开谈论此事的美国体操运动员,也是获奖最多的一位。“(性侵)是从我13岁时开始的,在我国家队早期德克萨斯州的一个训练营里,一直持续到我退役。”时年21岁的马罗尼在推特上写到。在他们的勇敢带动下,一般民众也开始勇于说出隐藏心中已久的秘密。

其实,最早发起#MeToo”的是倡导两性平权的社会运动者伯克,她早在2006年便推出“MeToo”的宣传口号,希望能进一步接触曾遭性虐的弱势妇女。伯克说她很惊讶哈维·温斯坦性侵事件引发的网络这股支持声浪,她也对陆续曝光的性侵故事感到痛心:“我看到许多女性在社群网站上披露她们的故事……看到她们如此利用这个理念,让我的心都碎了。”

 

“打破沉默者”

 

2017年的风云人物既不是政治领袖,也不是企业大亨,而是那些勇于说出自己遭受骚扰而引发全球关注的“打破沉默者”。这些“打破沉默者”在2017年引发的影响力,令其被选为年度风云人物。

这些“打破沉默者”代表了那些来自世界各个角落的不同职业、阶层及种族曾经受到性侵犯或骚扰者,并打破沉默,勇敢站出来说出自己遭遇的人。不可否认,她们发出的集体怒吼及行动,使得这个常常被掩盖的丑陋现象在全球范围引起广泛关注和讨论。

面对性侵伤痛,网络上出现打破沉默文化的呼吁,引发热烈回响。名人也好,普通职员也罢,全球各地曾遭性侵或性骚扰的民众,纷纷挺身上社群媒体分享自身遭遇。数以百万计的女性涌进社群媒体#MeToo”活动页面,痛陈遭到老板、同事和其他人性骚扰或性侵的过程。

这些人以及其他成百上千的“打破沉默者”,共同推动了一场自上世纪60年代以来发展速度最快的社会运动,“所有伟大的社会变革,都始于勇敢的个人行为”。到目前为止,这一活动蔓延至世界上近百个国家,推特标签“#MeToo(我也是)”已经被引用了数百万次。

人们用多种语言的标签分享自身遭遇并相互打气支持,包括英文#MeToo”、法文的“#balancetonporc(#揭发你的猪)”及意大利文的“#quellavoltache(#那时候)”。

音乐界也有人呼应艾莉莎·米兰诺的呼吁,推文表达支持。其中包括了演唱过电影《吸血新世纪》主题曲《千年之恋》的美国女歌手佩里。乡村女歌手柯罗也在推特上分享亲身经历,表示自己曾在担任合音歌手的首场大型巡回演唱会期间,遭一名经理作出不当行为。柯罗的推文写到:“我去找律师时,他叫我作罢,因为那个人可以替我做很多事。所以我把这件事情写成歌,放在我的第一张专辑里。”

女星埃文·蕾切尔·伍德则在推文透露自己不止一次遭人强暴。她写到:“我不由自主地封闭自己。我的身体记得这个感觉,保护了我。我消失了。”

而指控哈维·温斯坦性虐待的意大利女星艾莎·阿基多,则抛出另一颗震撼弹,称曾遭一名好莱坞导演强暴,未成年时还有一名意大利导演对她露下体。

在法国,法国记者缪勒发起的#balancetonporc(#揭发你的猪)”则成为当时法国推特最热门的标签。她还回忆前老板说她是“我的菜”,接着评论她的胸部。许多女性纷纷跟着分享自己在工作场合或街头遭到性骚扰的经历。

英国工党议员克利西也推文表示曾遭性骚扰:“就像全球各地数百万名女性和女孩一样,可耻的是攻击者,不是我。”

突尼斯、埃及、迪拜等阿拉伯世界也有类似的故事在流传,描述女性在职场或公开场所的遭遇,并谴责“强暴文化”。

在这波#MeToo”运动浪潮中,全球多个城市在20171125日的“国际终结对妇女施暴日”走上街头,表达终结对妇女施暴的决心。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当天发表声明称:“对妇女施暴问题的根源在于权力。唯有在性别平等,女性充分获得赋权的情况下才能终结。”

201822日,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再次谈及反对性骚扰这一话题。他表示,联合国对性骚扰在任何时候和任何地方都采取零容忍的政策。他宣布联合国正在采取具体步骤来解决性骚扰的问题。

古特雷斯表示,性骚扰,如同性虐待和性暴力一样,根植于男女之间历史性的权力失衡。这就是为什么平等的权利和代表性是如此的重要,也是为什么他发起了性别平等战略的原因。

 

性骚扰实质在于权力施用

 

这场#MeToo”运动改变了人们的道德理念。男人和女人站在自己的角度上更加理解性骚扰的定义,并且不再忽视性骚扰。

有的人以为“只要碰触身体就是性骚扰”,这其实是一种误解。性骚扰的定义不只是“对他人实施违反其意愿而与性或性别有关之行为”,还有更多条件——简单来说,就是“利益交换”或“敌意环境”。前者指以性作为贿赂或胁迫的手段,例如,告诉对方跟自己上床的话就能升迁,或者威胁对方若不共进晚餐可能会无法毕业;后者则指骚扰行为塑造了不友善的环境氛围,致使被骚扰者感到恐惧不安,甚至对其工作、教育及日常生活造成负面影响。

无论是利益交换或敌意环境,“权力关系不对等”都扮演了重要角色:换句话说,加害者通过自身的权力优势,以骚扰的形式,对处于权力弱势的受害者,施加或展现权力。在此,“权力”才是问题核心,之所以强调性或性别,则有两层意义:首先,试图指出性或性别关系,本身即是一种不对等的权力关系;其次,则是揭露社会如何通过“性”,合理化不对等的权力关系。

如今,对性骚扰的讨论,至少可以看到两种模式:一种是将性骚扰简化成“性”,而不探讨权力关系。这种模式的结果就是形式化,性骚扰变成某种政治正确的不该作为(“你碰到我的肩膀就是性骚扰”),却无力批判权力不对等,更使得形式外的受害者失去受害资格(例如“难道你用肩膀做爱吗?”这句质疑,便将性骚扰限缩成性器官的碰触,而忽略了“摸哪里”并非重点,“凭什么摸”才是)

另一种模式,则是本质化地看待权力关系,以为权力关系中的强弱位置是固定的,只有一种既定样态。尽管在实务经验中,我们确实会发现许多加害者之所以能够骚扰受害者,其所施用的权力来源,正是男强女弱的性别关系;然而,我们不能因此就将性别关系,窄化地认定为必然是男强女弱的。

权力关系可能变动,虽然少数例外不能用来否证男强女弱、师强生弱、资强劳弱作为普遍现象的集体事实,但也不能因此便宜行事地认定权力关系永远只有一种长相。事实上,社会对于“女对男性骚扰”的荒谬反应,正说明了当我们采取本质化的权力关系模式时,可能面临什么样的恶果。

因此,如果我们仅将目光滞留在欲望、行为细节或时间长短(例如有没有摸、摸了哪里、摸了多久),未能意识到性骚扰的致命环节其实在于权力施用,将无法把关切重点拉回权力关系,而使“性骚扰”变成空泛的政治正确;与此同时,只关切权力关系也是不够的——若不谨慎省思关切视角,而对权力关系采取某种想当然的僵化想像,亦可能使“性骚扰”原本的有力批判日渐扁平,从而放纵既有的权力差距、甚至造成新的权力问题。

 

运动震落北美政坛高官

 

#MeToo”反性骚扰运动一旦开始,很快从美国好莱坞向政界蔓延,并导致多名国会参众议员因性骚扰丑闻而宣布辞职或退休。在这场声势浩大的全球反性骚扰运动中,人们看到,暴露问题、正视问题,才能让解决问题成为可能,进而推动社会进步。

根据美联社统计,在哈维·温斯坦之后遭人指控性侵的名人已累积逾50人。其中包括凯文·史派西等娱乐界人士25人;资深节目主持人罗斯等媒体界13人;前总统老布什等政界人士8人;国际奥委会成员吉拉迪等体育界两人。这些都可归功于“#MeToo”网络运动的力量。被曝光后,他们中的多数人被停职、被开除或被迫辞职。

全美广播公司开除了主持了20年的“今日秀”主持人马特·劳尔,原因是他在工作场所有不当行为。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的晨间主播查理·罗斯因为类似的指控被停职。

去年年底,美国阿拉巴马州的联邦参议员道格·琼斯取得令人震惊的胜选,这都是对手遭遇一连串性骚扰指控后的意外效果。这些指控在2017年下半年震惊了全国。他的竞争对手——共和党人罗伊·摩尔一边继续竞选,一边否认至少9起性行为不检点的指控,其中一些指控涉及一些少女。控告人贝弗莉·杨说,当时她惊恐万分,“觉得他要强暴我”。尽管特朗普总统给摩尔背书,而且摩尔驳斥“指控完全是捏造,恶意攻击”,但摩尔在这场选举中还是输了。

#MeToo”反性骚扰运动也波及加拿大政坛。近日,加拿大两名著名政治领袖因涉及对女性言行不当及犯下不当性行为而辞职。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宣布,体育及残疾人事务部长赫尔已辞去部长职务。这是特鲁多领导的自由党政府首个因涉嫌性骚扰而辞职的内阁成员。

赫尔曾在2008年到2015年期间担任阿尔伯塔省议员。今年1月,有女性在社交媒体上指控赫尔在阿尔伯塔省议会对她们性骚扰,还称她们不敢和他一起乘电梯,因为他的言行让女性觉得“不安全”。

赫尔辞职当天较早时,安大略省进步保守党党魁布朗也因为被指对两名女性犯下不当性行为而辞职。但他否认指控,表示会诉诸法律证明自己的清白。布朗在2015年赢得安大略省保守党领袖的职位。根据过去两年的民调,他领导的保守党在当地的支持率一直大幅度领先安大略省执政的自由党。

赫尔和布朗是反性骚扰运动以来,加拿大至今受波及而辞职的最“有分量”的政治人物。在此之前,加拿大新斯科舍省保守党党魁贝利,因涉嫌性骚扰而提交辞呈。

对于赫尔和布朗的辞职,特鲁多发表声明指出,任何形式的性骚扰都是令人无法接受的,而加拿大人有权生活在免受骚扰的环境,并在这种环境里工作。特鲁多说:“我们相信,支持女性勇敢站出来控诉性骚乱事件至关重要,这也正是政府要做的事。”

 

欧洲与澳洲接连呼应

 

反性骚扰运动也很快蔓延至欧洲。欧洲议会被曝出连串的性骚扰和性侵案件,引发关注。据英国《星期天泰晤士报》报道,有一些欧洲议会的女性助理投诉,曾经被男议员性骚扰,欧洲议会就此事件召开紧急会议来辩论。有来自德国的女议员,手举社交媒体反性骚扰运动ME TOO”的标语,呼吁立法遏止这个问题。

有议员指出,欧洲议会在3年来,只收到10起有关性骚扰的投诉,这是因为投诉的门槛太高,认为只有投诉程序并不足够。也有议员提出,要对议员推行强制性的培训,鼓励受害者勇敢站出来,而涉嫌性骚扰的议员,应该受到制裁。另外,欧盟同联合国,也已经斥资5亿欧元,共同推出消灭各种针对女性暴力的倡议。

2017111日深夜,英国国防大臣迈克尔·法伦宣布辞职。他在递交给首相特雷莎·梅的辞呈中称自己作出过“有失水准”的行为。此前,包括法伦在内的多名英国官员或议员被曝涉嫌性骚扰。法伦在给特雷莎·梅的信中说,近日出现不少对议员的指控,其中许多不属实。“但我承认,作为军队的代表,我曾经没有达到军界要求的高标准”。

据英国《太阳报》在头版报道,法伦2002年在一次晚宴上多次触碰女记者茱莉亚·布鲁威的膝盖。法伦接受《太阳报》采访时证实确有此事并道歉,但强调双方均认为这件事早已“翻篇”。

随着近来不断曝出性骚扰丑闻,英国议会成立专门的工作组,负责调查议会内部存在的性骚扰和职场欺压。28日,一份公开的调查报告显示,受访的1000多名工作人员中,高达五分之一的人在过去一年亲身经历或亲眼目睹过性骚扰。报告说,这五分之一的人中,三分之二是女性。与此同时,接近一半的女性受访者经历过其他形式的职场骚扰和欺压。

报告说,虽然调查结果与研究预计相差不多,但性骚扰和职场欺压在议会这样的工作场所都如此普遍,值得人警觉。工作组呼吁采取有效措施改变这种职场风气,包括修改职场行为规范、设立保护隐私的独立投诉机制以及加大惩处力度。工作组的负责人、议会下院领袖安德烈娅·利德索姆说,这“对议会和英国政治来说是重要的一天”,报告的发布是“带来议会所需改变的重要一步”。

去年年底,澳大利亚人权委员会向全澳3.9万名大学生进行调查,并发布报告。报告显示,在2016年,51%的大学生至少受到一次性骚扰,25%的大学生在校园内至少受到一次性骚扰,但只有6%的受访者认为,其就读的大学已采取了足够的措施,打击性骚扰问题。

20171218日,澳大利亚人权委员会宣布,澳洲39家大学中,有32家接受了报告中提出的全部改善建议,其余亦采纳了大部分建议。建议包括:检讨所有有关性骚扰事件的对策及程序;训练职员及学生正确处理性骚扰事件;关注学生与受尊敬人士的关系;设立应用程序去改善安全等。

2018130日,澳大利亚悉尼大学推出了一门反性骚扰必修课程,并教导学生称,在亲吻别人之前须得到对方“热情的同意”。悉尼大学发言人称,2018年所有入学的新生都必须修这门课程。悉尼大学还向学生表示,如果没有得到别人“热情的同意”,就不应对其作出亲吻和抚摸等亲密行为。

澳大利亚的反骚扰也波及到高官,25日,澳大利亚墨尔本市市长多伊尔在被指控性骚扰和猥亵多名女下属的丑闻中辞职。几天前他收到了市政府对其性骚扰指控的调查报告。墨尔本将需要选出新的市长。

责任编辑:王硕
    当前1/1页   

  • 中央媒体 合作媒体 地方媒体 政法网群
    中国长安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法制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网 光明网 中青网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广告征订 本站公告 法律声明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工业和信息
    化部备案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网络110
    报警服务
    无限互联网
    业自律同盟
    北京文化市
    场举报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6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技术支持:川程在线   建议使用IE6以上1024*768分辨率浏览